您当前的位置:财经视窗网行业新闻资讯正文

现实中的"龙"科莫多龙能吃掉自身体重80%食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08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周觅
努沙登加拉群岛是身长3米的科莫多龙的家园。目前该物种暂时逃过了灭绝的厄运。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6日消息,在爪哇海上的努沙登加拉群岛(Lesser Sunda Islands)上,地图上往往标有一句从中世纪地图绘制员那里流传下来的警告:此地有龙出没。

  这些龙也许不像神话传说中那样,会喷火或飞翔,但它们同样令人敬畏,也同样危险。它们身长约3米,重达70公斤,捕猎时的奔跑速度能达到每小时29公里。一旦它们抓到了一头水牛或鹿,便会向猎物的伤口中注入含抗凝血剂的毒素,加快它们的失血速度。猎物很快便会失血而死,非常痛苦——这种死法似乎比神话中被火烤死还要糟糕呢。

  “它们身上有一整套完备的军火体系,”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布莱恩?弗莱(Bryan Fry)说道,“牙齿是首选的武器,如果猎物的股动脉被咬开后、没有立即死亡的话,就会血流不止,直到命丧黄泉。”

  这种怪兽便是印度尼西亚的科莫多龙(Varanus komodoensis,又名科莫多巨蜥)。它们只生活林卡岛、莫堂岛、努萨科德岛、弗洛雷斯岛和科莫多岛上。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蜥蜴,被认为是数百万年前澳大利亚巨蜥蜴的后代中最后一支幸存者。科学家认为,这些蜥蜴随后向澳大利亚西部转移,并在约90万年之前来到了印度尼西亚群岛。

  在此之后,它们成功挺过了冰川时代、海平面上升、无数的地震和随之而来的海啸。不过,虽然它们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研究人员也开始对它们的生存感到担忧了。

  20世纪早期,有些人开始设陷阱抓捕科莫多龙,并将它们卖给动物园和私人收藏家。即使在这一行为停止之后,仍有猎人将其视作胜利的奖杯,或为了它们的皮和脚而捕杀它们。由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科莫多龙列为“易危”物种(vulnerable),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也禁止了全世界对科莫多龙的交易。

  1980年,印度尼西亚希望保护这一具有代表性的物种,建立了面积1810平方公里的科莫多自然公园。公园主要由科莫多岛、林卡岛和帕达岛组成,还包含众多较小的岛屿。1986年,该国家公园被列入世界遗产地。

  由于采取了成功的保护措施,国家公园内的科莫多龙数量似乎稳定在了3000左右,其中大多数都生活在科摩多岛和林卡岛上。在经历了数十年的人类屠杀之后,该物种如今似乎已经逃脱了灭绝的厄运。但负责产卵的雌性数量却一直很低,其它威胁也有抬头之势。从长期来看,科莫多龙究竟能否存活下来呢?我们目前还无法确定。

  科学家直到20世纪初才首次发现科莫多龙的存在,不过早在此之前,就已经有了有关它们的传闻。

  “他们的体型令人难以置信,”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一名综合生态学家提姆?杰索普(Tim Jessop)说道,“它们不是很长,但极为有力,敦实强壮。”

  1912年,一名荷兰军人来到科莫多岛,射死了一头科莫多龙,并将它的皮送给了自然学家彼得?欧文斯(Peter Ouwens)。后者写了世上首篇研究科莫多龙的论文。十四年后,美国人W?道格拉斯?伯顿(W. Douglas Burden)也来到努沙登加拉群岛,为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抓获了十几头科莫多龙。在他的回忆录中,每条龙都有自己的绰号。其中记录的探险故事和与这些“怪兽”相遇的经历,正是电影《金刚》(King Kong)的灵感来源。

  “在这种荒僻之地发现如此奇异的怪兽,光是这一点就够令人难以置信的了。”杰索普说道。

我们必须先捕获该物种,才能更好地了解它。

  但科莫多龙偏偏把这些地形险峻、凹凸不平的岛屿视作自己的家园。与苏门答腊或爪哇地区不同,努沙登加拉群岛没有丰沛的降水和茂密的雨林,除了每年短短几个月的雨季之外,它总是相对干旱而贫瘠。这里的植被只有各种各样低矮的灌木,以及稀稀拉拉的草原,它们养活了科莫多龙的主要猎物:鹿。

  虽然科莫多龙的居住环境有诸多不理想之处,但它们很擅长伪装,能够耐心等待下一顿美餐的到来。一旦有一头鹿、猪、甚至人类经过(科莫多龙不在乎自己吃的是什么),它们就会立刻扑上前去,用锋利的牙齿和毒液置猎物于死地。

  “我见过它们的能耐,也知道它们能对人类造成多大的伤害。”参与印尼科莫多龙生存计划(KSP)的阿奇麦德?阿利费恩迪(Achmad Ariefiandy)说道。阿利费恩迪在研究科莫多龙时,工作位置偏僻,离医院很远,因此他总是格外小心。“如果你被它们咬到的话,可别像电影明星那么逞强。”

  科莫多龙能够吃掉相当于自身体重80%的食物,然后一连消化上几周。这段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们都会像正常的蜥蜴一样,舒舒服服地晒着太阳。它们会攻击岛民,过去40年中就出现了4起死亡事件。但当地居民仍然对它们充满了敬畏,将它们视作神圣之物。而阿利费恩迪对它们也有这种感情。

  “从我踏上科莫多岛的第一天起,我就爱上了这个物种,也爱上了东努萨登加拉群岛上科莫多龙聚居地的美丽景色。”他说道。阿利费恩迪的工作需要他在场地上花费大量时间,每天要顶着高温,在陡峭的山地步行10至20公里。“但我很乐意这么做,实现我保护科莫多龙的梦想。”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克劳迪奥?乔菲(Claudio Ciofi)来到印度尼西亚,完成他的博士研究。这是科学家首次参与到对科莫多龙的保护中来。他被这一物种迷住了,并且他注意到,当时还没有对科莫多龙的重点保护项目。于是乔菲自己设计了一个项目。他认为物种保护只有在由当地人所有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续发展和高效运营,因此他的最终目标是,将这个项目交到印度尼西亚人手中,由他们来负责。

  “在眼下这一阶段,我认为我们是少数几个成功转交给了当地人的基层项目之一。”乔菲说道,“发展中国家的项目都应该以这种方式进行。”

  目前,印尼环境与林业部的下属政府组织正在与科学家合作,共同管理对科莫多龙的保护工作。

  “科莫多龙生存计划”的研究人员收集了该物种的生态信息,以帮助这些政府组织找准努力方向为目标。此外,国家公园和“科莫多龙生存计划”还在为村庄和学校的教学观光旅行提供赞助,希望以此唤起公众的保护意识。

  “印度尼西亚的物种竟然由这么多外国人来负责保护,这让我感到很丢人。”阿利费恩迪说道,“科莫多龙是我们国家的代表性动物,因此负责研究和保护科莫多龙的也必须是印尼人。”

图为人们抓住了一条科莫多龙。

  由于科莫多龙在与岛民的互动中会面临诸多威胁,理解当地文化和管理当地的竞争需求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国家公园成立之前,猎鹿便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鹿是科莫多龙的主要食物来源。上世纪80年代,帕达岛上的过度猎鹿行为几乎导致科莫多龙消失殆尽。从那时起,当地便禁止了在公园边境内的猎鹿行为。

  由于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科莫多龙的数量如今维持在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两个主要的岛上各有1100条左右。但在国家公园之外,在弗洛雷斯岛上,情况就没那么理想了。科学家认为,弗洛雷斯岛上的科莫多龙一度众多,但如今数量骤减,只有在北部和西部海岸自然保护区中的80平方公里范围内,生活着少量的科莫多龙。

  “这里真正的问题是,由于农业的发展,森林在不断流失,”杰索普说道,“此外,村民们还在四处放火,为自己的家畜增加牧草的储量。”

  许多科莫多龙生活在自然保护区之外,它们经常与数量不断增多的人类聚居区不期而遇。它们不仅失去了自己的聚居地,还不得不和当地村民为鹿和猪等猎物展开竞争。

  在过去十年中,自然资源保护学家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他们在弗洛雷斯岛上的威乌尔(Wae Wull)自然保护区采取了多种措施,将野生动物监管机构和当地居民结合起来,致力于保护科莫多龙的栖息地。该项目的管理人员修整了一处哨所,安排了巡逻活动,开展猎物种群调查,还用野生动物监管技术对巡逻人员进行了培训。事实证明,提高人们的保护意识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我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将科学和地方项目结合起来。”乔菲说道,“这两者缺一不可。”

  最近一项对威乌尔自然保护区科莫多龙数量的评估结果显示,在过去十年中,科莫多龙的数量一直比较稳定,研究人员希望将相同的管理措施运用到弗洛雷斯岛北部的另外三个自然保护区中。他们的项目取得了成功,说明将来要想解决科莫多龙的生存问题,就必须结合当地政府和居民的力量,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利用土地。

  “如果每个人都能尽一臂之力,如果当地居民意识到科莫多龙能使他们从中获益,这一物种便能继续存活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之久。”阿利费恩迪说道。

  但人类活动并非科莫多龙面临的唯一威胁。由于科莫多龙集中在几个小岛上,基因多样性受到了限制,因此它们将对气候变化格外敏感。

  上升的海平面将会淹没地势较低的海边峡谷,破坏科莫多龙的栖息地。降水量的改变将导致灌木不再适合科莫多龙产卵或抚育子女。如果科莫多龙幼崽爬到树上、寻求庇护,它们只会更容易遭到攻击,甚至可能会受到成年科莫多龙的袭击。

  乔菲认为,科莫多龙生活在距海岸线500米之外的地方,而且它们筑巢的地点也多种多样,因此气候变化并不是它们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顶多会减少它们的栖息地,降低它们的数量。最大的问题是,人类的数量仍在不断迅速增长,不到20年,它们的栖息地就可能被人类清除殆尽了。不过,鉴于人们目前在保护工作上所做的努力,它们或许能避免这一厄运。

如今,这座岛上有16条科莫多龙幼崽。

  印尼研究人员坐船来到了弗洛雷斯岛北部,在那里设置了摄像机,试图找到该地区科莫多龙的栖息地。“这是印度尼西亚人自己的事情,”乔菲说道,“照顾科莫多龙的任务如今被交到了当地人自己手中。”

  在去年的一次访问中,研究人员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惊喜:科莫多龙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弗洛雷斯岛北边的昂多岛(ontole Island)上筑巢了。

  “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它说明科莫多龙开始在弗洛雷斯岛上繁殖了。如果受到良好的保护,它们的数量就能够稳定下来。”乔菲说道,“这令人感觉充满希望。”

  去年三月,印尼林业部的自然资源保护学家、“科莫多龙生存计划”的研究人员和当地的一些居民担任起了“父母”的角色,确保科莫多龙产下的卵可以安全地孵化,幼崽可以顺利地爬到树上寻求庇护。如今,这座岛上有16条科莫多龙幼崽。它们每天要么无忧无虑地咀嚼着美食,要么自由自在地晒着太阳。(叶子)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