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财经视窗网行业新闻资讯正文

公安部原高官郑少东开始服刑 侦办细节成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05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刘若英

  原公安部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郑少东,悄然开始了其牢狱生涯。隐秘的案件查办和司法处理过程,令公众至今无从窥见这些连环案的幕后细节

  《新世纪》周刊

  记者 王和岩 贺信

  悄无声息中,原公安部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郑少东,走完了二审程序,开始了其牢狱生涯。

  这位昔日高官,自2009年初因涉黄光裕案被“双规”,至2010年8月一审判决,除了官方披露的涉案金额和刑期等简要信息,其涉案详情至今未见公开信息。

  本刊记者获知,今年8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其死缓,郑少东不服提起上诉。9月21日,陕西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裁定书显示,2001年至2007年10月间,郑少东利用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公安部部长助理兼经济犯罪侦查局(下称经侦局)局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在案件查处、职务晋升、就业安排等方面,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或收受香港海王集团董事局主席连卓钊(编者注:又名连超)、香港中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奕忠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26万余元,其中索贿658万元。

  此前的2008年11月19日,昔日“首富”黄光裕涉案被查,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在京粤两地官场商界引发了一场至今余波未息的大地震。

  2009年1月中旬,郑少东及原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兼北京直属总队总队长相怀珠被“双规”。其后,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原浙江省委纪委书记王华元(曾任广东省纪委书记)、深圳市长许宗衡等,陆续被立案调查。

  今年以来,相怀珠、陈绍基、王华元、郑少东相继获刑,许宗衡案也在司法程序之中。然而,隐秘的案件查办和司法处理过程,令公众至今无从窥见这些连环案的幕后细节。

  “少帅”郑少东

  郑少东生于1958年11月23日,广东汕头市潮阳区金浦镇人。1975年8月参加工作,次年即入党。1980年,22岁的郑少东进入警界,成为一名普通警员。在其从警生涯中,郑少东长期在刑事侦查一线工作。

  在陈绍基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期间,郑少东颇受倚重,先后组织指挥侦破了“东星轮”千万港元大劫案、番禺千万元劫案、“世纪贼王”张子强劫持特大暴力犯罪团伙案、“长胜轮”特大海上抢劫杀人案等重大刑事案件,多次荣立一等功。

  在陈绍基的奖掖下,郑少东一路擢升,历任广东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队长、刑侦局局长、常务副厅长。

  据一位和郑少东有过工作往来的媒体人表示,郑少东皮肤白净,相貌英俊,在广东省公安系统有“少帅”的雅称。这不仅指其相貌堂堂,也蕴含着对他能力的认可。

  广东公安系统的人员评价郑少东时常不吝溢美之词,惟在郑与其前妻的关系上有所非议。因为感情不和,郑少东前妻患上抑郁症,从公安厅宿舍跳楼自杀。

  2005年3月,47岁的郑少东奉调进京,被提拔为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兼经济犯罪侦察局局长,享有一级警监警衔。

  在公安部任职期间,郑少东也以精力过人著称。跟郑少东关系密切的一位部下曾多次跟人抱怨,郑少东工作起来不要命,常常加班。尽管他比郑少东年轻不少,但也颇感吃不消。该部下说,郑少东能喝酒,爱穿名牌西装。

  前述人士介绍,部里一些人对他和“警花”王菲的暧昧关系,以及同黄光裕等潮汕商人过从甚密很有看法。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曾是沈阳军区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2000年转业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曾在汕头电视台、广东电视台主持警讯节目。2002年参与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也就在那次晚会上,王菲与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结识,此后二人一直关系密切。同年,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

  2005年郑少东进京任职,王菲随即被调入公安部,出任金盾影视文化中心文化活动部副主任。2009年1月12日,郑少东案发,王菲也被有关部门“双规”。2009年9月18日,原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副局长钱宏祥,因涉嫌受贿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受审。该案即与王菲有关。钱宏祥被控在一起案件查处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接受王菲请托,将一名已被刑拘的犯罪嫌疑人释放,后改为行政处罚。为此,钱宏祥收受王菲转送的财物总价达24万余元。

  今年7月10日,公安部召开集中教育暨“创优争先”活动动员大会,会上曾播放了王菲等人“以身说法”的警示教育片。而王菲涉案的情况,至今无公开信息。

  助走私案犯脱罪

  陕西省高级法院的终审裁定书披露,郑少东高达826万余元的受贿款,来自香港海王集团董事局主席连卓钊、香港中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奕忠。

  郑少东与这两名香港商人的交往,可以追溯至2001年的“8·15”汕头特大走私案。在郑少东的帮助下,他们成功脱罪,并与郑少东开始了长达八九年的交往与交易。

  上世纪90年代下半叶,汕头经济高速发展。与此相伴的是走私等地下经济也非常猖獗,甚至受到地方的默许。2000年7月,两名广东省纪委工作人员在汕头调查案件时不幸殉职。后来官方公布的结论称,宾馆房间内电子保温瓶故障引发的火灾致两人死命。但这一结果至今受到质疑。

  2000年和2001年,公安部先后开展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和走私两项集中行动。2001年8月,中央特派的“8·15”特大走私案工作组进驻汕头,历经两年时间,10余宗案件审结。其中被查处的董光明、黄丕通、许鹏雁、唐逸刚等四大走私团伙备受。

  然而,在最初的风潮过后,地方势力逐渐站稳脚跟。前述案件处理中,一些涉案骨干成员在逃,事后归案者或被处以缓刑,或者以各种方法免于牢狱之灾。郑少东案的行贿人之一郭奕忠,便是其中的漏网之鱼。

  其时,郭奕忠在汕头关埠港码头从事走私活动,他的合伙人便是“8·15”特大走私案中被查处的四大走私团伙头目之一的唐逸刚。2001年下半年,郭奕忠获知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兼任“8·15”专案组副组长负责追逃工作,便找到郑少东,称其未参与走私活动。在郑少东的帮助下,郭奕忠成功脱罪。

  法院终审裁定书显示,郑少东收受的第一笔贿赂即来自郭奕忠。2002年10月,郭奕忠送给郑少东未婚妻康挹兰价值人民币25.8万元的白色宝来轿车一辆。

  此后,郭又受连卓钊之托,向郑少东陈情。连卓钊也是“8·15”特大走私案涉案人员,与其四大走私团伙的另一头目许鹏雁合伙经营三百门码头。因涉嫌走私,连卓钊被广东海关列为抓捕对象。

  2002年初,经郭奕忠说项,郑少东承诺为连卓钊不受案件牵连提供帮助。连卓钊的供述显示,他按照郑少东的交代向专案组呈送了书面材料,之后亦成功脱身。

  此外,郑少东还在连卓钊哥哥连卓明的有关案件查处中,接受请托并帮忙。

  2004年7月9日,连卓明在珠海经营的迎宾广场遭到一帮具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员打砸。为让珠海警方认真查办此案,连卓钊致电郑少东请他帮忙。郑少东专门给时任珠海市公安局局长陈英打电话,要求重视该案的侦破工作,并指示办案单位加快处理其中的打砸涉案人员。该案后来很快得以破案。

  交往赌王连卓钊

  郑少东案的最大行贿人连卓钊,曾有“公海赌王”之名。41岁的连卓钊,又名连超,是香港上市公司海王集团(00070.HK)董事局主席,同时也是公海赌船“海王星号”的投资人之一。

  连卓钊原籍汕头市潮南区司马浦镇,10岁时到香港继承奶奶遗产并定居香港。初中二年级辍学,到当地潮州酒楼打工。之后到澳门赌场从事“洗码”工作,赚得第一桶金后回到香港,经营左舵车行(即将香港右舵汽车改装后卖往内地)。

  此后连卓钊长期在港澳两地经营赌场,赌客多来自内地,赌资也基本通过地下钱庄支付。没有内地各种势力庇护,其赌场生意难以为继。连卓钊因此着意在内地高级官员中寻求和编织关系网。

  连卓钊和郑少东的往来,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广东公安侦办张子强案时,连卓钊为警方“暗送秋波”,加上潮汕乡党之谊,得以和郑少东攀上关系。

  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通过郑少东,连卓钊的人脉网络向上延升,先后结交了对郑少东有知遇之恩的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和接替陈绍基主管政法工作的原广东省纪委书记王华元。

  2007年1月,连卓钊在陈绍基等的帮助下,被增补为广东省政协委员。根据有关规定,广东省政协委员可以办理粤港车牌一个。在此前后,连卓钊又在王华元的帮助下,获得了多个粤港车牌营运指标。

  据接近连卓钊的人士透露:这些挂有粤港号牌的车辆,多为12座的面包车,名义上是客运,其实多用于往返两地接送赌客。“他是一个善于把关系网价值最大化的人。”这位人士说。

  连卓钊在港澳两地经营的赌厅,除了经济效益,也是其结交高官富商的平台。本刊记者调查得知,连卓钊赌厅的常客,既有黄光裕这样的富豪,又有詹培忠这样的香港议员。赌厅既是洗钱之处,又是行贿之所。王华元的妻子李晓霞曾数次光临连卓钊在澳门葡京赌场的赌厅,连则向其免费提供现金和筹码。

  连卓钊后来也成为陈绍基、王华元、郑少东、黄光裕等案的结点之一,案发后被纪检部门和司法机关列为侦办上述系列案的线头人物。2008年年底,他在厦门被警方带走,涉嫌非法经营和行贿两项罪名。不过,其案情后续尚无公开信息。

  幕后权钱交易

  除了在案件查处上帮连卓钊、郭奕忠脱罪,在职务晋升与就业安排方面接受请托,是郑少东涉案的另外情节。

  据终审裁定书认定,2005年10月,深圳市公安局下属的龙发实业公司原总经理被调走,该职位空缺,连卓钊的姐夫史志民想接任。受连卓钊请托,郑少东向时任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钱伟推荐史志民,后史志民如愿获任。

  郭奕忠的外甥报考深圳市警察时,郑少东也施以“援手”。2006年,郭奕忠的外甥郭鑫沂在深圳市公安局招警体检中,体重超标60%,按照相关规定不能录用。郭奕忠请郑少东帮忙,时任公安部部长助理的郑少东,为此先后给深圳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刘宽志、广东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白先河打电话,提出对郭鑫沂给予照顾,想办法录取。

  之后,体检不合格的郭鑫沂被深圳市公安局作为特殊情况,经广东省公安厅批准后被录用。

  这一系列交易中,包含着巨额贿赂。如郭奕忠,除上述送给郑少东未婚妻康挹兰一辆25.8万元的宝来车,还于2007年10月9日在北京国品酒店,以送结婚礼物为名给了康挹兰一个装有16.8万港元的红包。

  连卓钊送给郑少东的贿赂高达784万余元,其中郑少东主动索贿的数额达658万元。

  相关司法材料认定,2007年2月,郑少东的未婚妻康挹兰打电话告知郑少东,打算在深圳购买一套房,让他找人出钱买房。之后,郑少东让连卓钊为康挹兰购房。同年3月,连卓钊安排外甥女郑晓微将人民币658万元转到康挹兰指定的银行账户。康挹兰用此款买下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红树西岸花园3栋4-27B的房屋一套,并将此事告知郑少东。

  2007年10月9日,连卓钊还以送结婚礼物为名,在北京国品酒店送给郑少东、康挹兰价值人民币31.12万元的组合型钻石戒指一套。

  2005年底和2006年底,在北京太华公寓,连卓钊以送生日礼物为名,先后送给郑少东价值共计人民币95万元的翡翠摆件。

  在证言中,连卓钊表示,他在香港、澳门长期开赌场,赌客很多都是来自内地,赌资基本上都是通过内地的地下钱庄支付。这些在内地都是违法的,所以难免要与公安打交道。郑少东是内地公安系统的高级领导,打击赌博、地下钱庄方面的事都归郑少东管,送钱物是为寻求郑少东的保护和关照。

  是否涉及黄光裕案

  2009年初,郑少东被“双规”。当时有消息传出,郑少东事涉黄光裕案。

  相关媒体报道称,早在2006年,黄光裕、黄俊钦兄弟因卷入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违规贷款案,被北京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事发后,时任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的郑少东,吩咐时任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的相怀珠帮黄氏兄弟逃过一劫。

  2008年11月,警方将黄光裕带走后,准备对其妻杜鹃实施抓捕时,杜鹃突然消失,直到一个月后,警方才在大连将其抓获。据透露,公安系统内有人向杜鹃通风报信,让她赶快逃到海外。

  就在黄光裕被带走一个多月后,2008年12月23日,在全国公安机关经侦系统执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郑少东提出“对涉嫌犯罪企业的正常经营账户、资金,要慎用查封、扣押、冻结措施,对负责企业正常经营的高管人员也要慎用拘留、逮捕措施”。

  此言一出,当时即被解读为意有所指。孰料十多天后,郑少东就被中央纪委“双规”。

  出乎公众意料的是,日后黄光裕案进入司法程序后,相关司法材料中并未涉及郑少东,只涉及其同事相怀珠夫妇收受黄氏公司贿赂的情况。

  郑少东一案的司法文书中也显示,郑少东案情与黄光裕并无瓜葛。陕西省高级法院的终审裁定书中,提及黄光裕案的仅有一处,即中央纪委第三监察室出具书证称,2009年1月9日,公安部在侦办黄光裕经济犯罪问题过程中,发现郑少东涉嫌受贿和徇私枉法问题线索。而这一时间节点,恰在连卓钊落网之后数日。

  本刊记者罗洁琪对此文亦有贡献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